无量寿经全文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新闻

丞相张商英居士悟道因缘

发布时间:2019-11-11 10:35:01 编辑: 阅读次数:
丞相张商英居士悟道因缘

  丞相张商英居士悟道因缘

  丞相张商英居士,兜率从悦禅师之在家得法弟子,字天觉,号无尽居士,四川新津人。张商英居士身材高大俊伟,豪迈负气。十九岁那年,入京应举,途中经过向氏家族。向翁前一天晚上梦见神人告诉他说明日接相公。第二天凌晨,张商英正好赶到这里。向翁一见,颇为诧异,于是便殷勤招待。向翁道:秀才未娶,当以女奉洒扫。张商英以应举为由,谦辞再三。向翁道:此行若不了当,吾亦不爽前约。张商英见盛情难却,便答应了,及第后,果然取了向氏之女为妻。

  张商英初任主簿。一日游僧寺,见藏经梵夹,金字齐整,装璜严丽,怫然作色道:吾孔圣之书,乃不如胡人之教,人所仰重?

  回家后,张商英坐在书房里,研墨吮笔,凭纸长吟,折腾到半夜,也不肯睡觉。

  他的妻子向氏招呼道:官人,夜深何不睡去?

  张商英于是便把自己辟佛的想法告诉了向氏:正此著无佛论。

  向氏应声答道:既是无佛,何论之有?当须著有佛论始得。

  张商英一听,颇为惊疑,觉得她说的有几分道理,也就作罢。

  后来有一天,张商英拜访他的一位同僚,看到同僚家佛龛上面放着经卷,便问:此何书也?

  同僚道:《维摩诘所说经》。

  张商英于是信手翻阅,当他看到此病非地大,亦不离地大这一处的时候,抚几感叹道:胡人之语,亦能尔耶?

  于是便问同僚:此经几卷?

  同僚道:三卷。

  张商英于是便将该经借回家阅读。

  向氏问:看何书?

  张商英道:《维摩诘所说经》。

  向氏道:可熟读此经,然后著无佛论。

  张商英一听,心里感到很后怕,同时觉得妻子的话颇为奇异。

  从此以后,张商英对佛教深信不疑,并留心于祖道,随有机会,即参学请益。

  北宋神宗在位的时候,因得王安石之推荐,张商英任监察御史。哲宗元祐元年(1086),张商英任河东提点刑狱。在任期间,他曾上清凉山朝礼,亲见文殊菩萨化现空中。于是便塑文殊之像,供于奉山寺,并作发愿文。此后,他还三次入山祈雨,三祈三应。一时朝廷上下皆知此事。

  元祐六年(1091),张商英调为江西漕运史。其间,他拜谒了东淋照觉常总禅师。常总禅师是黄龙慧南禅师之法嗣。常总禅师诘问张商英居士之所见处,发现他之所见与自己的证悟相符合,于是便给予印可。

  张商英后因按部(巡查部属),路过分宁。在那里,他曾召集五山长老于云岩升座说法,兜率从悦禅师最后登座,出语惊人,将前面诸长老一并穿却。张商英听了,大为赞叹,于是便随从悦禅师入兜率院游观。

  从悦禅师是宝峰克文禅师之法嗣,身材矮小,张商英早就听人说过他非常聪明可人。他们一起来到拟瀑亭。张商英问道:此是什么?

  从悦禅师道:拟瀑亭。

  张商英道:捩(lie,扭转)转竹筒,水归何处?

  从悦禅师道:目前荐取。

  张商英正站在那儿思考,从悦禅师便道:佛法不是这个道理。

\

  过了一会儿,张商英便转移话题,说道:闻公善文章。

  从悦禅师一听,便大笑,说道:运使失却一只眼了也。从悦,临济九世孙,对运使论文章,正如运使对从悦论禅也。

  张商英曾经得到过东林常总禅师的印可,因此他对从悦禅师的话并不以为然。谈话中间,张商英不时地称赏东林常总禅师,可是,从悦禅师对东林常总禅师却不认同。张商英于是借拟瀑亭为题,吟诗讽刺从悦禅师狂妄无知,其中有两句道:

  不向庐山寻落处,象王鼻孔谩辽天。

  从悦禅师知道张商英还没有彻悟,尚有疑滞在,所以并不在意。

  那天晚上,张商英便住在兜率院里。

  此前有一天晚上,从悦禅师曾梦见有一日轮升天,被他用手捉住了。后来他把此梦告诉了首座和尚,并说道:日轮运转之义,闻张运使非久过此,吾当深锥痛劄(zha)。若肯回头,则吾门幸事。

  首座和尚道:今之士大夫,受人取奉惯(被人奉承惯了),恐其恶发(担心他发火,生了恶念),别生事也(又生出什么对佛教不利的事情来)。

  从悦禅师道:正使烦恼(就算他起了大烦恼),只退得我院,也别无事。

  于是,那天晚上,从悦禅师便与张商英大谈佛法。谈至深夜,二人慢慢地谈到了宗门中事这个话题。

  从悦禅师便单刀直入地问道:东林既印可运使,运使于佛祖言教有少疑否?

  张商英道:有。

  从悦禅师道:疑何等语?

  张商英道:疑香严独脚颂、德山拓(同托)钵话。

  [香严智闲禅师独脚颂云:子啐母啄,子觉无壳。子母俱亡,应缘不错。同道唱和,妙云独脚。

\

  德山托钵的公案是这样的:雪峰在德山作饭头, 一日饭迟,德山擎钵下法堂。峰晒饭巾次,见德山乃曰:钟未鸣,鼓未响,拓钵向甚么处去?德山便归方丈。峰举岩头全奯禅师。全奯禅师曰:大小德山未会末后句在。山闻,令侍者唤全奯禅师去。问:汝不肯老僧那?全奯禅师密启其意。山乃休。明日升堂。果与寻常不同。全奯禅师至僧堂前,拊掌大笑曰:且喜堂头老汉会末后句,他后天下人不奈伊何!虽然,也只得三年活。三年后,德山禅师果然示灭。]

  从悦禅师道:既于此有疑,其余安得无邪?只如岩头言末后句,是有邪?是无邪?

  张商英道:有。

  从悦禅师一听,便哈哈大笑,独自回方丈,关上门休息去了。

  被从悦禅师这么一问,张商英此时方肯承认自己心里原来并不踏实,尚有疑团在。因此他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,老想着这个公案,睡不安稳。到了五更,他下床小解,不小心踢翻了尿壶,一下子豁然大彻,猛然明白了岩头和尚所说的末后句。于是便作颂曰:

  鼓寂钟沉拓钵回,岩头一拶语如雷。

  果然只得三年活,莫是遭他授记来。

  张商英此时不胜欢喜踊跃,赶忙穿好衣服,去敲方丈门,大声喊道:某已捉得贼了。

  从悦禅师道:脏在甚处?

  张商英便默然无语。

  从悦禅师道:都运且去,来日相见。

  第二天,张商英便把自己所写的悟道偈呈给从悦禅师。

  从悦禅师看后,便开示道:参禅只为命根不断,依语生解。如是之说,公已深悟。然至极微细处,使人不觉不知,堕在区宇。说完便作颂,为他印证,颂曰:

  等闲行处,步步皆如。

  虽居声色,宁带有无?

  一心靡异,万法非殊。

  休分体用,莫择精粗。

  临机不碍,应物无拘。

  是非情尽,凡圣皆除。

  谁得谁失,何亲何疏?

  拈头作尾,指实为虚。

  翻身魔界,转脚邪涂。

  了无逆顺,不犯工夫。

  [从悦禅师所说的参禅只为命根不断,依语生解。,正是参禅人,尤其是知见深厚的人,最容易犯的一个大毛病。多少人因为依语生解而当面错过了自己的本来面目。真学道者当于此处痛切反省!]

  张商英读完从悦禅师所写的偈颂,感激涕零,于是邀请从悦禅师至建昌。途中,张商英对自己的心念一一伺察,并作十颂叙其事,从悦禅师亦作十颂酬之。此是北宋哲宗元祐八年(1093)八月间的事。

  徽宗崇宁年间(1102-1106),张商英官至尚书左丞,其间因遭蔡京诋毁,一度被贬。蔡京罢相后,商英被重新起用,先后任资政殿学士、中书侍郎、尚书左仆射等职。后因干练有为,整治有功,为同僚所忌,被排出京师,安置于衡州。

  张商英居士在荆州的时候,与圆悟克勤禅师有过一段法缘。

  一日,克勤禅师造访张商英居士,大谈《华严》宗旨,云:华严现量境界,理事全真,所以即一而万,了万为一,一复一,万复万,浩然莫穷。心佛众生三无差别,卷舒自在,无碍圆融。此虽极则,终是无风匝匝之波。

  张商英听了,不觉移榻近前。

  克勤禅师讲完这段话之后,便问:到此,与祖师西来意是同是别?

  张商英道:同矣!

  克勤禅师道:且得(只是、可是)没交涉!

  张商英被克勤禅师否定之后,面带愠色。

  克勤禅师并不在意,继续点拨道:不见云门道,山河大地无丝毫过患,犹是转句,直得不见一色,始是半提,更须知有向上全提时节。彼德山临济岂非全提乎?

  张商英这才心悦诚服,连连点头称是。

  第二天,克勤禅师又谈起理法界、事法界、理事无碍法界、事事无碍法界等四法界。当谈到理事无碍法界时,克勤禅师便问:此可说禅乎?

  张商英道:正好说禅。

  克勤禅师笑道:不然,正是法界量里在(还是落在理事等名相差别当中),盖法界量未灭。若到事事无碍法界,法界量灭,始好说禅。如何是佛,干屎橛。如何是佛,麻三斤。是故真净偈曰:

  事事无碍,如意自在。

  手把猪头,口诵净戒。

  趁出淫房,未还酒债。

  十字街头,解开布袋。

  张商英听完这一段开示,如醍醐灌顶,赞叹道:美哉之论,岂易得闻乎!

  除了圆悟克勤禅师之外,张商英还亲近过大慧宗杲禅师。

  北宋徽宗宣和四年(1121),张商英将宗杲禅师请到自己的府第西斋供养,朝夕相谈甚欢。

  张商英一日告诉大慧宗杲禅师说:余阅雪窦拈古,至百丈再参马祖因缘,曰大冶精金,应无变色。投卷叹曰:审如是,岂得有临济今日耶?遂作一颂曰:

  马师一喝大雄峰,深入髑髅三日聋。

  黄檗闻之惊吐舌,江西从此立宗风。

  后平禅师致书云:去夏读临济宗派,乃知居士得大机大用,有求颂本。余作颂寄之曰:

  吐舌耳聋师已晓,捶胸只得哭苍天。

  盘山会里翻筋斗,到此方知普化颠。

  诸方往往以余聪明博记,少知余者。师自江西法窟来,必辨优劣,试为老夫言之。

  大慧禅师道:居士见处,与真净(克文)、死心(悟新)合。

  张商英道:何谓也?

  大慧禅师于是举真净禅师的偈颂云:

  客情步步随人转,有大威光不能现。

  突然一喝双耳聋,哪吒眼开黄檗面。

  接着又举死心禅师的拈提云:云岩要问雪窦,既是大冶精金,应无变色。为甚么却三日耳聋?诸人要知么?从前汗马无人识,只要重论盖代功。

  张商英听完宗杲禅师的提举,拊几赞叹道:不因公语,争见真净、死心用处?若非二大老,难显雪窦、马师!遂述偈曰:

  马师喝下立宗风,嗟我三人见处同。

  海上六鳌吞饵去,栖芦谁更问渔翁。

  张商英卒于宣和四年(1121)十一月。临终有偈曰:

  幻质朝章八十一,沤生沤灭无人识。

  撞破虚空归去来,铁牛入海无消息。

  言毕取枕头掷于门上,声如雷震。众人探视,已去矣。

  张商英生前撰有《颂古》及《护*轮》行于世。

  据明云栖袾宏《往生集》中记载,张商英曾有净土发愿文云:

  思此世界,五浊乱心,无正观力,无了因力。自性唯心,不能悟达。谨遵释迦金口之教,专念阿弥陀佛,求彼世尊愿力摄受,待报满时,往生极乐,如顺水行舟,不劳自力而至矣。

  从此发愿文可见,禅净双修,以净为归,在北宋后期佛教界,已成为时代之潮流。

本文链接:丞相张商英居士悟道因缘

上一篇:为什么不能吃香菜-

下一篇:为什么不能脱离轮回之苦?

推荐阅读

热点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