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量寿经全文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知识

了凡四训讲记(积善之方)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0:31:16 编辑: 阅读次数:

  了凡四训讲记(积善之方)

  净空法师讲述

  积善之方

  易曰。积善之家。必有余庆。昔颜氏将以女妻叔梁纥。而历叙其祖宗积德之长。逆知其子孙必有兴者。

  开端引用[易经]来作为积善理论的依据。积善的人家一定有余庆,他一生享受不尽,子子孙孙享之,其中有很深的道理。

  [昔]是过去,[颜氏将以女妻叔梁纥,而历叙其祖宗积德之长,逆知其子孙必有兴者]。就是古人跟今人真的不一样。

  中国自古以来,婚嫁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比现代自由恋爱,说老实话,有好处。好处是什么?真正有学问有道德的父母,不会把你配错。坏处是若父母没有受过教育,无知无识,可以把女儿卖掉。所以儿女不甘心不情愿的勉强凑合,这是缺点。但是不可以不知道,它有绝对的好处。

  [叔梁纥]是孔子的父亲。孔子的母亲姓颜,这里的[颜氏]就是孔子的外公,他把女儿嫁给孔子的父亲,你看不是随便嫁的。他看出孔氏一家人代代都积德,代代修善,这家庭里子孙一定有发达的,所以他将女儿嫁给孔家是有道理的。

  [历叙其祖宗积德之长],他们一家人的长处就是修善积德。[逆知]就是预知,就是根据他们祖宗积德,晓得他们家里将来一定有好子孙,有兴旺的,这才把女儿嫁给叔梁纥,生了孔子。所以[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]在中国自古以来,幸福的家庭很多。

  古代的执政者,只要掌握政权,大的是帝王,统治国家;小的县市长,乡镇长;我们一般讲政务官。在他们的职责范围里有三句话,作之君、作之亲、作之师。[作之君],君是领导人,你是这个地区的领导人;[作之亲],你是这个地区百姓的父母,你要把百姓看做子弟来看待,要照顾他,要爱护他,要养育他;[做之师],师是模范,你要教导他,他们不懂,你要教他。

  现代民主制度,没有这三条。所以[君、亲、师],三个人的责任集中在执政者身上。如能尽职,功德不可思量。

  孔子称舜之大孝。曰宗庙飨之。子孙保之。皆至论也。试以往事征之。

  一是依据[易经],叙述孔夫子的家世。再从孔夫子对于舜王的赞叹。舜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孝之人,只见自己过,不见别人过。在佛法来说,他是道道地地的修行人。[坛经]上说:[若真修道人,不见他人过]。舜是确实做到了,所以他积的德[子孙保之]。这些话[皆是至论],也就是我们今天讲的真理。

  [试以往事征之]。我们从历史事实上看到,了凡先生在此地所举的人,所举的事,都是当朝的,就是明朝。距离他几十年的事情,说出来大家都知道。善有善报,勉励人要修善,要积善。

  杨少师荣。建宁人。世以济渡为生。久雨溪涨。横流冲毁民居。溺死者顺流而下。他舟皆捞取货物。独少师曾祖及祖唯救人而货物一无所取。乡人嗤其愚。逮少师父生。家渐裕。有神人化为道者。语之曰。汝祖父有阴功。子孙当贵显。宜葬某地。遂依其所指而窆之。即今白兔坟也。后生少师。弱冠登第。位至三公。加曾祖祖父如其官。子孙贵盛。至今尚多贤者。

  我童年住过建瓯,曾经去过杨荣的家,常和同学们到他家去玩。我在那里住过六年。他们的房子古色古香,门口两个石狮子,挂著灯笼,像庙堂一样。明朝时的[建宁府]就是现在的建瓯县。在延平北面,建阳南面,属于闽北。距离浙江很近,从建瓯到金华大约三百里。

  [世以济渡为生],他家里的先人是划渡船谋生的。大陆从前河川大部分都是用渡船。

  [久雨溪涨]。建瓯有一条河,就是闽江,一直经过南平,从福州出海。雨下多了,河川就氾滥,成为水灾。

  [横流冲毁民居,溺死者顺流而下],这是讲水灾相当的严重。

  [他舟皆捞取货物]。别人看著大水灾,就捞东西,趁机会发一笔横财。

  [独少师曾祖及祖]。他的曾祖父及祖父,[唯救人而货物一无所取],父子俩个划了船专门救人。对于漂流的货物,看都不看一眼,只顾救人。

  [乡人嗤其愚]。乡人讥笑他。这样发财的机会,不多捞一点,而去救人,笑他愚痴。

  [逮少师父生]。杨荣的父亲出生,[家渐裕],家庭生活环境慢慢好转了。诸位想想划渡船一天能收入几文钱?还有坐渡船身上实在没有带钱,不能不渡。所以渡钱多半是随意给。船旁边摆一个小的盘子,并没有刻意规定渡船要收多少钱,这是从前福建常见的情形。学生过渡都不要付钱。这就是善因定有善报。

  [有神人化为道者,语之曰:汝祖父有阴功,子孙当贵显,宜葬某地。遂依其所指而窆之,即今白兔坟也]。风水不是假的,但是没有善,福也得不到。而且风水好坏,一定是按照个人的福德因缘,自自然然的。纵然有人指点,那只是一个增上缘。如果没有这个福份,指点你得到风水,不但没有福,祸害反而来了,这是没有福份享受。所以看到福报来了不要欢喜,为什么呢?想想自己能不能消受得了。

  读了[了凡四训],真的一点也不错,确实一个普通的凡夫,[一饮一啄莫非前定]。你不懂得这个道理,不晓得改过,不晓得修善,你的命运里没有变数,只是常数。唯有真正懂得积善改过,那就有变数了,真正改造了命运,创造了命运。我们在这一生,看到许多的事,儒、佛所讲的道理完全证实了。

  [后生少师,弱冠登第]。[弱冠]是二十岁。[冠]是二十岁行冠礼,二十一、二、三岁都叫弱冠。也就是他年纪轻,二十一、二岁中进士,进士及第。这是过去最高的学位,等于现代的博士,拿到博士学位了。

  [位至三公]。他以后作官,作到了少师。[三公]就是太师、太傅、太保。少师、少傅、少保,也是三公,位置比太师、太傅、太保稍微低一点。以现代的地位相比,大概是国策顾问的地位。也就是皇帝的顾问,皇帝有什么困难的事情要向他们请教,所以地位很高。

  [加曾祖祖父如其官]。古时候做官确是荣宗耀祖。他的父亲、祖父、曾祖父虽然是一介平民,他现在作到这样高的官位,皇帝要追封他的祖父、曾祖父,也跟他官爵一样。他的曾祖父、祖父,朝廷也封为少师。这是古代的荣宗耀祖。

\

  我们今天奖励行善,政府表扬好人好事。实在讲,古时候这种表扬比我们现在表扬有力量,教育的意义更深。因为你子孙对国家有贡献,国家对他的恩惠可以追加到他的远祖。今天表扬好事是你个人而不及尊长,古代的追封加到曾祖三代如其官。在我们肉眼看,好像人已死了多少年了,有什么意义?其实不然。这是优良教育深意,使知自己成就,亦必赖祖宗之积德修善,报在子孙之事实。明乎此,焉有不肯修善之理。此事若就佛法中讲六道,帝王的追封,不管他在那一道,荣耀实际上他也能得到。他如果是在鬼道,一切鬼王都尊敬他。他是大善人,必定受天帝鬼神的尊敬。所以这种教育的意义,实际的功德,是不可思议的。

  [子孙贵盛,至今尚多贤者]。世代积德积得厚,杨荣以后就变成世家了。一直到了凡这个时候,他们家里世代皆有贤人,既贵且盛。

  鄞人杨自惩。初为县吏。存心仁厚。守法公平。时县宰严肃。偶挞一囚。血流满前。而怒犹未息。杨跪而宽解之。宰曰。怎奈此人越法悖理。不由人不怒。自惩叩首曰。上失其道。民散久矣。如得其情。哀矜勿喜。喜且不可。而况怒乎。宰为之霁颜。家甚贫。馈遗一无所取遇囚人乏粮。常多方以济之。一日有新囚数人待哺。家又缺米。给囚。则家人无食。自顾。则囚人堪悯。与其妇商之。妇曰。囚从何来。曰自杭而来。沿路忍饥。菜色可掬。因撤己之米煮粥以食囚。后生二子。长曰守陈。次曰守址。为南北吏部侍郎。长孙为刑部侍郎。次孙为四川廉宪。又俱为名臣。今楚亭德政。亦其裔也。

  [鄞]是浙江宁波,在明朝称鄞县,现在称宁波。杨自惩先生,[初为县吏],在县政府里当差。相当现代科长、科员这样的职位都叫[吏],县吏是不太高的职位。他[存心仁厚,守法公平],这个人心地厚道,正直清明。

  [时县宰严肃,偶挞一囚,血流满前,而怒犹未息]。从前县长兼理司法;现在是政务跟司法分开了,司法有法院、法官去处理。从前县长就是法官,他要兼理司法。有一个罪犯,问口供不说实话,狡辩,县长就发脾气生气了,给他用刑,打得很重,血流满地。可是县长怒气还没息。

  [杨跪而宽解之]。杨自惩看到这情形,就替囚犯求情。[宰曰:怎奈此人越法悖理,不由人不怒]。这个囚犯犯的罪很重,叫人看了就生气!不得不怒。

  [自惩叩首曰:上失其道,民散久矣,如得其情,哀矜勿喜。喜且不可,而况怒乎!宰为之霁颜]。其实说这样的话要有相当的胆识,这是直谏。如果长官不接受,怪罪下来,很麻烦。假如这个长官相当贤明,明理,他不会怪罪,这是提醒他。

  [上失其道],[上]是指政务官,不敢指皇帝,也就是指省市县长。国家的政治教育没有办好,这叫[失道]。[道]是什么,[道]就是君、亲、师,我们作地方官员主持县政,没有做到亲、师的本分,没有真正爱护老百姓;百姓犯过了,我没有教得好。这就是[上失其道,民散久矣]。

  [散]是无所适从,无有依靠。政教要上轨道了,老百姓皆有一个原则可以依靠。中国从刘邦建立政权之后,罢黜百家,独尊孔孟,制定教育政策。用孔孟的思想教导百姓。在这以前,春秋战国诸子百家,学说之多叫人无所适从。诸子百家留下来的典籍,每人有自己的主张,每人有一套说法,看看都很有道理。这么多的主张,这么多的讲法,我们到底依那一个?所以一定要在诸子百家里选择一家,大家都觉得他的主张可以接受,各种不同的民族也能够适应,取这一家为主,以诸子百家来辅助,这样确立了国民教育宗旨。从汉高祖制定一直到清朝都没有变更,自然成了中华民族的道统。

  我们的道统主流是孔孟。孔孟教给我们五伦十义,这是我们要遵守的原则,这就是道。五伦讲人与人的关系:最小的指居住在同一个房间的夫妇,丈夫要怎样做好丈夫的本分,妻子要怎样做好妻子的本分。[分]就是义务,你要尽到你的义务。夫妻和合是家庭兴旺的基础。室的外面就是家。家中上有父母,下有儿女,中有兄弟,每一个人的身分不相同,义务责任就不一样。每一个人应尽自己义务职责,这叫天职,不是别人派给你的。这就是[道义],天然的叫[道]。家之外是社会,国家。上有领导人是国君。下有被领导的人,那就是[臣]。平辈的有[朋友]。[五伦]是夫妇、父子、兄弟、君臣(领导与被领导)、朋友。从内向外扩展,则四海之内皆兄弟也,所以五伦是一个民族国家的大团结。我们这一个国家,就是一个大家族中华民族,这是[道]。

  古圣先贤心目中从政者即是伟大人物,称为[大人],负有对人民教育、养育、领导之天职。教导人民,教他一举一动,他的见解,他的思想,他的思考有个范围(伦理道德),不能超越范围,人怎么会作乱?怎么会作坏事?再加以道德(忠孝仁爱信义和平)的薰陶,儒家基本教育的目标:是格物、致知、诚意、正心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。现代学校已经不教这些课目,疏忽人文而重科技,老百姓思想、见解、所作所为没有一个准则了。这就是教我们看到别人犯罪,回头想想自己为官作得不够好。

  [如得其情,哀矜勿喜]。对于他犯罪的动机,犯罪的行为,我们真正知道了,要同情他,要哀悯他,不能因破案而欢喜。为什么不能欢喜?因为我们自己的责任没有尽到。

  [喜且不可,而况怒乎]。破案尚且不可欢喜,又怎么可以发脾气。从前作官,做县市长,至少是个举人。何况大多数县市长都是进士及第的。所以一提醒他马上觉悟了。

  [宰为之霁颜]。这是很有胆识,县官一经提醒就觉悟了,就息怒了。从这个地方我们能见到杨先生的智慧、德性、见地,都很了不起。所以他在公门好修行,多行善事。

\

  杨先生[家甚贫]。在从前作官只靠俸禄,不会发财的,所以退休后真是两袖清风,一生清贫的人非常之多。如果作官告老还乡而富有的,就是贪官污吏。否则你的钱从那里来的?因为以前念书人不会去做生意的。如果官作大了,对国家有大的贡献,那么国家有奖励,送你多少田宅,这是相当的富有。如果是平常一个官吏告老还乡,都是相当清寒。杨先生只是县政府里的一个小职员。

  [家甚贫,馈遗一无所取],他不接受人家送礼。有人要拜托他,尤其是犯了案子的人,犯法的囚犯,总想说一点人情,能够得到好一点的照顾,或者刑罚判得轻一点。可能他的职位掌管这些事,于是人情就免不了。他是秉公处理,不接受别人送的礼。十分清廉,很难得。

  [遇囚人乏粮,常多方以济之]。从前囚犯的粮食很少,有时在解递的路上常常缺乏粮食,没东西吃。杨先生总是尽心尽力设法救济他们。

  [一日有新囚数人待哺,家又缺米,给囚、则家人无食,自顾、则囚人堪悯,与其妇商之,妇曰:囚从何来,曰自杭而来]。[杭]是现在的杭州。杭州到宁波相当长的一段距离,都是步行。囚犯带著刑具,手镣脚铐,这样一天能走多远?一天能走五、六十里已是相当辛苦了。从杭州走到宁波要好多天才能走得到。

  [沿路忍饥,菜色可掬]。沿途没东西吃,饿了好多天,很可怜!夫妻商量一下,[因撤己之米煮粥以食囚]。家里米少,都送给他们,自己就没得吃;自己吃了,他们就没得吃了。怎么办?煮粥!分一半给他们。

  [后生二子,长曰守陈,次曰守址,为南北吏部侍郎]。以后他生两个儿子,这是夫妻积德,报在儿孙。[吏部]就是相当现在的内政部。从前的中央政府只有六个部,现在则有十几个,以前部的职权比现在部的职权要大。像前面讲的礼部就兼现在教育部和考选部的职权。[吏部]是管行政的,职权也比现在大。[侍郎]就是我们现在讲的政务次长,副部长。部长在那时候叫尚书,尚书是部长。侍郎是次长,就是副部长。通常副部长有两位,左右侍郎,像我们现在部里也是两位次长│政务次长与常务次长。所以侍郎是次长的地位。

  [长孙为刑部侍郎],[刑部]就是现代的法务部、司法行政部,这两个部的职权,都是从前的刑部。

  [次孙为四川廉宪]。[廉宪]相当于行政专员,比省长小一级,比县市长高。大概管七、八个县到十几个县的地方行政首长。

  [又俱为名臣]。治理地方非常有成绩,很有声望地位。

  [今楚亭德政亦其裔也]。[今]就是现在。楚亭先生也是作官的,也是非常之清廉,是他们家的后人。这是夫妻两个积德,子子孙孙都好!

  昔正统间。邓茂七倡乱于福建。士民从贼者甚众。朝廷起鄞县张都宪楷南征。以计擒贼。后委布政司。

  [正统](公元一四三六︱一四四九)是明朝英宗的年号。[邓茂七倡乱于福建],就是造反,叛变。[士民从贼者甚众;朝廷起鄞县张都宪楷南征]。[都宪]是官名,[楷]是他的名字。[以计擒贼,后委布政司]。布政司相当于现代的民政财政厅长,主管一省的行政和财政。

  谢都事。搜杀东路贼党。谢求贼中党附册籍。凡不附贼者。密授以白布小旗。约兵至日。插旗门首。戒军兵无妄杀。全活万人。后谢之子迁。中状元。为宰辅。孙丕。复中探花。

  这一段是讲不妄杀所得的果报。我们看看中国的历史,凡是统军的大将,后代有好果报的人很少,为什么呢?杀业太重了,结的冤仇太多了。做将军有好后代的,在中国历史上恐怕十个都见不到。这是其中一个得善报的,因果报应最明显的。郭子仪是大将,他的后代能保全,是做将军积善德。宋朝的时候曹彬、曹翰都是赵匡胤手下的大将。曹翰的后代就很差,没有传到第三代,女儿沦落为娼妓,家败人亡。曹彬是很仁慈的将军,不妄杀,后代都很好。所以做将军的人如果军纪不严,士兵骚扰百姓,都是他的罪过。这里说的是不妄杀的果报。这个人很聪明,只要不是拥护叛党的,都教他们如何来区别,在战争的时候就可以不误伤人命。其子孙的功名富贵,说明了善因善果丝毫不爽。

  莆田林氏。先世有老母好善。常作粉团施人。求取即与之无倦色。一仙化为道人。每旦索食六七团。母日日与之。终三年如一日乃知其诚也。

  [莆田]属于福建的一个县,在福州的北面。这也是先人积善。她每天做一点吃的东西│粉团,布施给穷人。也没有分别心,每天做,谁要吃都给,很难得!此事偶而为之容易,长远心愿难发。她是乐此不疲,这样的布施给别人。有个仙人化成老道,每一天早晨都到她那里去要六、七个粉团,三年如一日。才晓得老太太确实是诚心诚意做好事,做善事。真诚是积德,布施是积善。她也没什么希求,只是帮助一些贫困之人。

  因谓之曰。吾食汝三年粉团。何以报汝。

  老道就告诉他:我每天都跟你要粉团,我吃了三年,怎么报答你呢?

  府后有一地。葬之。子孙官爵。有一升麻子之数。其子依所点葬之。

  道士会看风水,他说:你家里有一块地,风水很好。葬在那儿,你的后代,作官的人数有一升芝麻那么多。麻粒很小,一升芝麻你想有多少!

  [其子依所点葬之]。以后老太太死了,他的儿子就依照老道所指点的穴,葬在这个地方。

  初世即有九人登第。累代簪缨甚盛。福建有无林不开榜之谣。

  第一代家里就有九个人作官。可见老太太好善积德,子孙很多,[累代簪缨甚盛]。[簪缨]就是指古时候的贵人,他的帽子里插著有花。“福建有无林不开榜之谣”。这一句话是真的,福建的林家可以说是全省第一个大家族,非常兴旺。这是讲诚心施食的果报。

  冯琢庵太史之父。为邑庠生。隆冬早起赴学。路遇一人。倒卧雪中。扪之半僵矣。遂解己绵裘衣之。且扶归救苏。

  这是说救人一命的善报。[太史]是过去任职在翰林院,[翰林]称之为太史,相当于现代中央研究院的院士。这是他父亲过去做秀才的时候,[庠生]就是秀才,早起上学,在路上遇到一个人,在大雪之中,冻伤倒了。我们可以想像,这个人必定是贫病交加,遇到这样一个灾难。他看到的时候用手去摸他,几乎快要冻死了,还没有冻死。把他救起来,把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脱下来给他穿,带回去救活了。

  救冻一定要有常识。北方人都知道,南方人不晓得,没有这个常识。救冻是要用凉水,用凉的毛巾,凉水给他摩擦,使他内里面的寒气能散发出来。

  梦神告之曰。汝救人一命。出至诚心。吾遣韩琦为汝子。及生琢庵。遂名琦。

  看到可怜人,不管是什么人,出于诚心来救人一命,是为大善。[吾遣韩琦为汝子]。韩琦是宋朝的大将,也是名臣,韩魏公,中国历史上有名的。这位神人就把韩琦介绍到他家去投胎,到人道来了。[及生琢庵,遂名琦]。这是救人一命得到好儿子。这也说明了六道轮回转世投胎的事实。古人皆能深信不疑。

  台州应尚书。壮年习业于山中。

  “习业”就是读书。从前读书人多半都在寺庙,只有寺庙才有多余的房间,才有图书室。藏经楼不但收藏佛经很完备,世间的四书五经、诸子百家大概寺庙里都有典藏。藏经楼就是图书馆。从前地方社会没有图书馆的设置,所以寺院就是学校,藏经楼就是地方上的图书馆。念书的人多半选择在寺庙。寺庙环境幽静,都在山林之中,是读书修学的好场所。

  夜鬼啸集。往往惊人。公不惧也。一夕闻鬼云。某妇以夫久客不归。翁姑逼其嫁人。明夜当缢死于此。吾得代矣。

  鬼是确实存在,人鬼杂居。如果人烟稀少,或者气不旺盛的时候,往往就有很多鬼出现。

  [公不惧]。应先生心地清净,正大光明,他对于这些妖魔鬼怪毫不在乎,也不害怕。[一夕闻鬼云:某妇以夫久客不归,翁姑逼其嫁人。明夜当缢死于此,吾得代矣]。凡是自杀的都要有替身,才能再去投胎。如果没有替身,他也相当之苦。他在这里吊死,还得另有一个人在这里吊死他才能得自由。现在有些车祸也是如此,他不是自杀的,是偶发事件,是横死的,也都要有替身。横死是很不吉祥的。所以我们要留意一下,某个地方常常容易出车祸,那个地方有冤鬼,他在那里等待找替身。

  这是一个吊死鬼找替身,他预先就晓得了。他说某个人家,先生在外面做生意,很久没有回来。家人不知道他死活,逼著他太太改嫁。太太不甘心,想寻短见,明天要在这里上吊。这个吊死鬼说我有机会,她明天可以来代替我了。这话被应先生听见了。

  公潜卖田。得银四两。即伪作其夫之书。寄银还家。其父母见书。以手迹不类疑之。既而曰。书可假。银不可假。想儿无恙。妇遂不嫁。其子后归。夫妇相保如初。

  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。他也是个穷秀才,那来的钱呢?赶紧回去卖田,得四两银子,造一封假的书信,送到妇人家里去。

  [其父母见书,以手迹不类,疑之]。这封信不是他儿子亲笔写的,一就晓得。[既而曰:书可假,银不可假]。那有人送钱来呢?这个钱不是假的,所以说[想儿无恙]。[妇遂不嫁,其子后归,夫妇相保如初]。没多久,他儿子果然回来了。

  这是保全一个家庭的完整,这个功德很大。应先生当时做这件事情,也不是想去做功德,只是同情、怜悯人家。他是发了真心去帮助他,救她一命,保全这个家庭,没有想到什么功德不功德,继续到庙里去念书。

  公又闻鬼语曰。我当得代。奈此秀才坏吾事。傍一鬼曰。尔何不祸之。曰上帝以此人心好。命作阴德尚书矣。吾何得而祸之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替死鬼,我可以有人来代我了,这个秀才把我的事情搞坏了。[旁一鬼曰:尔何不祸之]。旁边有一个鬼就说了,你为什么不去报复他?

  [曰上帝以此人心好,命作阴德尚书矣,吾何得而祸之”。从此地我们就知道,鬼神所以作祟,能害人,也是他罪有应得。他要没有罪业,鬼神想害他也害不了,无可奈何。俗话说:[人有三分怕鬼,鬼有七分怕人]。我们怕鬼,那是很冤枉的,鬼怕人比我们怕他还要严重。所以只有自己做了亏心事,才怕鬼,鬼才会欺负你。如果你心地光明磊落,这些妖魔鬼怪绝对不会作祟的。这些事情像纪晓岚的[阅微草堂笔记],蒲松龄的[聊斋志异],还有中国正史[二十五史]里面也记载得很多,在民国初年出版的[历史感应统纪],都是讲二十五史所记载的因果报应之事。鬼神是真正有的。

  “上帝以此人心好,命作阴德尚书”。[上帝]是指天帝,[以此人心好],看到这个人心好。[命作阴德尚书],已经委派给他做阴德尚书,尚书就是现代的部长,他以后果然做到尚书。他听到鬼神讲话,自己预知前途。

  应公因此益自努励。善日加修。德日加厚。遇岁饥。辄捐谷以账之。遇亲戚有急。辄委曲维持。遇有横逆。辄反躬自责。怡然顺受。子孙登科第者。今累累也。

  [横逆]就是别人对他非礼,侵犯他,侮辱他,他都能反省。[怡然顺受],[怡然]是心平气和,没有一点浮躁,不与人计较,决定没有报复的心理,能够容忍。

  [子孙登科第者,今累累也]。不但自己做到部长这么高的地位,子子孙孙都非常之贤善。这是救急全节,保护一个家庭的完美,所获得的果报。

  常熟徐凤竹栻。其父素富。偶遇年荒。先捐租以为同邑之倡。又分谷以赈贫乏。

  常熟县在江苏省。[徐凤竹栻],[凤竹]是他的字,古人都称字,[栻]是他的名。前面说过,名只有父母老师可以称,但是写传记时,他的名讳写在字下面,称徐凤竹。

  [其父素富],他的父亲相当富有。[偶遇年荒],地方上有灾难,荒年就是收成不好。[先捐租以为同邑之倡],[倡]就是提倡,希望富有的人家都能跟进。可见他们田地很多,田地给农民种,地主收租。荒年收成不好,他捐租,就是今年的稻租他不要了,使农民的生活能过得下去。地主不要租金,农夫还能勉强维持得下去,这是很难得的一桩善事。[又分谷以赈贫乏]。大陆上富有的人家,都有仓库,是蓄存装稻米的。他把自己家里,仓库打开来,把粮食分给贫困的人家。救济急难。

  夜闻鬼唱于门曰。千不诓。万不诓。徐家秀才做到了举人郎。相续而呼。连夜不断。是岁凤竹果举于乡。

  住在乡村里,这些鬼怪的事情时有所闻,有的时候还可以见到,鬼说的话有时也听得很清楚。[千不诓,万不诓,徐家秀才做到了举人郎],鬼在外面唱。[相续而呼,连夜不断。是岁,凤竹果举于乡]。这一年凤竹果然中了举人,果然应验了。鬼在外面唱,说他家的儿子今年可以中举人。今年去考,果然没错,中了举人。

  其父因而益积德。孳孳不怠。修桥修路。斋僧接众。凡有利益。无不尽心。后又闻鬼唱于门曰。千不诓。万不诓。徐家举人。直做到都堂。凤竹官终两浙巡抚。

  善有善报,确有效验,明白人更努力去修善。[后又闻鬼唱于门曰:千不诓,万不诓;徐家举人,直做到都堂。凤竹官终两浙巡抚]。[都堂]就是都察院,是掌理刑事的,好比现在的高等法院大法官这样的地位。[凤竹官终两浙巡抚],最后他的官阶做到两浙巡抚,[巡抚]就是现在的省主席。这是真心赈济贫困,灾难中发心赈济贫困的果报。

  嘉兴屠康僖公。初为刑部主事。宿狱中。细询诸囚情状。得无辜者若干人。公不自以为功。密疏其事。以白堂官。后朝审。堂官摘其语。以讯诸囚。无不服者。释冤抑十余人。一时辇下咸颂尚书之明。

  帮助别人平反冤狱,这是很难得的。审判案子,再小心再谨慎,冤枉人是难免的。由此可知,做法官、做律师,很难很难。冤枉人纵然不是有意的,仍是有很大的过失。

  屠康僖先生为人非常难得。他要使囚犯里减少冤狱,他自己跑到监狱里面,跟囚犯混在一起,了解他们真实的情况。有些人在大堂审讯之下真是丧魂失魄,真实的情况不敢说出来。从前大堂里的威严跟现在比起来那真是不一样。

  从前审案多半在清晨天没有亮的时候,法堂里面阴森森的,真像阎罗王审案一样的味道,气氛看了叫人害怕。所以把囚犯在那时拉到大堂里,像去见阎罗王一样,跟现在完全不相同。

  [刑部]就像现在的法务部,高等法院。[主事]相当于现代的科长,地位并不很高。他到监狱里面去打听囚犯的真实状况,自己不居功,把情况写出来给堂官。[堂官]就是刑部的尚书。功劳都归他的长官,长官当然很欢喜。长官在早晨审案时,就预先知道实际情况,再一桩一桩的审问,果然平反了十几个人。

  皇帝乘坐的轿子叫[辇]。[辇下]就是京师,从前叫做京城,现代称做首都。[咸颂尚书之明],没有一个不赞叹刑部的尚书公正廉明。

  

本文链接:了凡四训讲记(积善之方)

上一篇:为什么同样生病而念佛,有的病好起死回生,有的病不好照样死去?

下一篇:了凡四训:改造命运的窍诀

推荐阅读

热点关注